记得小时候,只要听到寨子口有人吆喝,我就会丢下手里面的鸡鸡鸭鸭,弹弓泥巴,甚至来不及趿拉着鞋,就奋不顾身地跑过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