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你在那里

   
他前脚踏在“天堂”,后脚踩在凡间,面前是万层白玉石阶,直通天际的金碧辉煌的殿堂,身边一个接一个人过去,微笑朝着他招手,邀请着他同行,他缄默不语,心飘到了后脚所在之地,那里已成泥沼,还有不少人在其中挣扎前行,暴风雨即将临近,他们要抢夺数量有限的船在苦海中争渡,才能到达彼岸,天渐渐被染得血红,鲜红的彼岸花招摇着,令他们着魔,他能想象到日后那场争夺战的激烈,这激烈背后往往意味着惨烈,泥沼中的人啊!你要不坚持到底,不扛住这时间的乏味,日渐的压力,而是放弃挣扎,你就会陷入泥沼,被污泥覆盖,再难爬起.苦海争渡的人啊!你要经不住暴风雨的洗礼,经受不住彼岸花的诱惑,控制不住自己,你就会翻了船,永沉苦海深处,休想再逃出。他等的人也在其中,他渴望着,渴望他在意的人都能到达彼岸,与自己同行,虽然这不可能,而且他能看着他们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他终究是做出了抉择,离开了这片战场,封闭了所有消息,但他的心依然放在那里,他在等待,在万千思绪和无限纠结中等待……

遥遥相望不能相遇

   
 是的,我已经进入了二高,进入了这美丽的学习殿堂,我在别人眼中如同开了挂一般地跳过了三个月紧张的复习,跳过了艰难的中考,也离开了可亲可爱的同学们,我希望他们也能考进自己理想的高中,最好考进我这所学校——二高,与我同行。所以我在等,在中考彼岸等。还记得考上二高后第二天,有个同学的家长发来一条短信给我爸:“恭喜………请转告你家孩子,我家孩子一定会努力,考上二高,让他鼓励一下他,说在二高里等他。”还有与小学同学的对话,他说他会在中考里靠自己的努力拼一把,让我帮助他复习,等着他在二高与我完成汇合。我明白他们的心意,这不仅是他们对自己的要求与目标,也是对我的安慰,他们都是我再好的朋友,一个在小学,在我被欺负时,总能挺身而出安慰我的人,一个在初中,与我形影不离、互相迁就的人,都是至亲之交,然而一个在学校排名七、八十名,一个在五六十名,不说不可能到达二高,也是机会和希望渺茫,也许能渡过苦海,到达彼岸,此彼岸又能否是我彼岸呢?且不说他们,那一帮说说笑笑的好同学们。又能有几个过来呢?无奈,有无能为力,我在这看似“胜利”的彼岸又能做些什么呢?等待,除了等待,还有我对他们的真心祝愿!就算不在同一高中,那又怎样,难道这友谊会消失吗,难道这经历会淡忘吗,它依然会维系,无视距离、时间,也许将来看到这一切,他们依旧会欣慰,不会留有遗憾。

你在彼岸相守花期

     
哪怕坐在冷清街道边的长板椅上,孤寂一人等到深夜,约定的人都没按时来,我也不会生气,更不会后悔,因为重的是心意,不是结果.

盛夏已到花开遍地

芳香弥漫沁人心脾

留着花香藏在心里

我在这里你在那里

虽不相见深知心意

轻轻问候温暖心底

彼岸有你陶醉梦里

梦中相依快乐无比

彼岸能聚了却心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