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阳

白•遇见

轰轰烈烈的一天,就是一生。一出大戏上演了,尾声却手拖着一串长长的遗憾。塑造一个完美形象很难,塑造瞬间也属不易。你以巨大的毅力冲破云层,灿然一笑,完成了辉煌的雕像。山顿然失色,只有溪水低咽,唱醉了黄昏。

【我遇见孩子,如遇幸福】

翻山而来的孩子光着脚丫
开心地做着我们教的游戏
戴着野百合的孩子没扎头发
认真读着刚刚学的诗句
背着凳子来的孩子从不吃午餐
放学后也不着急回去
每一个孩子都露出笑容
围着我们问东问西

送画给我的孩子
教我弹琴的孩子
把银杏叶折成花送给我的孩子
喊我哥哥的孩子
捉萤火虫给我的孩子
我清楚地记得每一个孩子的笑容
无数次地被那笑容感动

小时候
幸福很简单
长大后
简单很幸福
我走了千里来见到你们
余生有幸

二、月亮

【我遇见风景,如遇灵魂】

我在海拔六百米的村子里早起跑步
和每一个早起忙活的村民打招呼

我看到未知名字的花
开遍人类到达不了的角落
我看到泉水流过山涧
洗过石头上的苔痕斑斑
我看到太阳从地平面下照耀着我
我的背影在高高的蓝天之上
我看到山色墨绿
看到山色戴青
那是我从未遇见过的风景

我听到渐行渐远的铃声叮咚
是老农和他的黄牛
一起走向养活着他们的稻田
我听到穿越山谷的鸟鸣
听到孩子们在黎明传来的哭声和笑声
我听到自己的回声
发自肺腑
传向心灵

这职业崇高而又卑微,没有笑也要强作欢颜。几十个混蛋加一个白痴,令人瞠目。你从太阳那里借得光明,寒冬包围着你,暗夜包围着你,一座土楼,独守你的一方天地。而你却把光转给了黎明。黎明不属于你,希望已为风烟弥漫。

【我遇见大山,如遇时光】

湘西的山是未经开化的处女地
树木们肆无忌惮地生长
向每一个可以伸展的方向
蛇和鼠自由地爬行
享受无人打扰的宁静
知名或者不知名的鸟儿飞过树梢
吟唱出充满诱惑的歌声
我喜欢这样的桀骜不驯
没有束缚的规则
未染世俗的安逸
自然的张力
可以感染每一个生命

我在这样的青山中待了许久
觉得时光绵长

三、星星

【我遇见贫穷,如遇鬼神】

山从四周将村庄紧紧环抱
不留一丝可以眺望的缝隙
男人们守在这里
种田,开荒
繁衍生息
祖祖辈辈,不肯离去
他们守护着青山和稻田
他们用树木做房
他们在田间放歌

女人们守在这里
洗衣,烧饭
相夫教子
祖祖辈辈,不离不弃
她们用泉水煮饭
她们盛装而舞
生而喜,死而葬

他们努力守护着山间的炊烟和夕阳
山是他们走不出去的屏障
可终究什么也无法阻挡
这是一片富饶而神秘的土地
资本家们带走了富饶
只留给他们神秘
和贫穷

不再相信谎言编织的花环,睡梦中醒来,女妖的歌声远远逃遁,红杏树依然站着,依然风姿绰约。有一个故事依稀可见,山徒然守着坚贞。花蝴蝶卖弄风情。马莲花矜持,凛然无犯。只有星星,留一点叛逆。小路不再清醒,醉倒在花旁。

黑·浮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黑浮想白】

山 深邃的山
包围着村落
包围着你和我
所有的人家都没有灯火
天和大地变成同一种颜色
这样的纯粹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
仿佛所有的白都被淹没

我宁愿这个世界只有黑与白
我宁愿所有的黑淹没所有的白
或者所有的白淹没所有的黑
最多最多
天空还可以有蓝色的星

我相信那些星星会自己滑落
落在山间的草地
我们可以拾级而上
乘着星星远行
天空和大地一尘不染
那是童年的梦

【星浮想梦】

星星还是蓝色的时候
我把所有的记忆装进去
那时天还很蓝
那时草色尚青
那时候我对爱情还有奢求
那时候还可以做没有斑点的梦

我把蓝色的星星装进记忆
在每个流火的七月
去寻找一片陌生的夜色
希望可以盛得下这些儿时的精灵
可是所有的夜都那样熟悉
都逃不过人类涂抹颜料的侵袭

于是我一路远行
远离那些嘈杂和腐烂的气息
直至遇到这片一尘不染的黑暗
记忆才释放出所有的星
还有对爱情的奢求
和没有斑点的梦

【我浮想你】

这里的夜没有流星
或许是因为星星们都坠落到了山的另一边
山阻隔着人们的视线
山里的人看不到山外的繁华
山外的人看不到繁华之外落寞的山

山孤独着
伫立了几千年
从未想要逃离
从未向谁诉说
人们习以为常它的静默
就像它习以为常
人间的每一次悲欢离合

我遇见山
我遇见你
我遇见这个小小的世界
山将所有的繁华过往阻隔
我以为这是遗忘
可是曾经的梦纷纷扰扰
留给我愈多的寂寞
我有太多太多的孤独心事
都无法对你诉说

我只能说给山听
我只能说给山上的树听
我只能说给飞过树梢的鸟听
却不能说给你听
我想
它们会告诉你的
可是
它们也不曾听懂
就像我始终读不懂山的静默
树的婆娑
鸟的欢歌


也不曾懂我

【夜浮想精灵】

萤火虫是夜的精灵
它们替代每一颗滑落的流星
装载着灵魂的重量
借着微光
澳门葡京线上官网,飞过吞噬万物的黑暗
从坟墓飞向人间

我听闻
每一个萤火虫都是一个传说
我看到
灵魂是轻盈而透明的颜色

孩子们捉了萤火虫给我
我忽然分不清
他们哪个是精灵

【雨浮想黎明】

闪电开始划过夜空
雨声斑驳
竹声斑驳
天空是被湿润过
却依旧化不开的古墨

夜色幽暗
仿佛是准备向我倾诉
倾诉这里的神秘
我凝神细听
听到雷声划过天际
不绝于耳

天空微凉
凉过雨滴
稻田里的青蛙开始鸣叫
惹得狗也不再安宁
它们是在庆贺夜的到来
还是在呼唤下一个黎明?
我无法分清
只能努力旁观
用旁观者的心情
去欣赏这样的一场交响乐

其实这里的夜都那样简单
简单到一睡就忘
其实这里的故事都那样平凡
平凡的波澜不惊
其实记忆就像风景
也都可以旁观
而我偏偏再次置身其中

2011年8月,我和队友一起来到湖南省湘西自治州花垣县的一个小山村支教。在这里,我看到了很多在大学里看不到的东西:美丽的山水,孩子们的纯真,村民们的贫穷和无奈……这些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因为他们用最纯真的的想法面对着我,无论喜欢还是讨厌。青山和夕阳,都会作为这段时光的背景,成为青春中谁也无法取代的美好岁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