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明天在哪里?

图片 1

我不知道,

        2017年11月5日23时30分。

层山染绿燕归来。

        这个时候,安稳的人都睡了吧。

故乡?故乡在哪里?

       
老妈明天还有工作,肯定早早睡了。就是半夜有突然呓语的毛病,可是我们分隔四方,谁又能给她盖上被子呢。

我不知道,

       
老爸估计又在思考怎么赚钱供他的儿子上大学,这些问题像黑夜里的冷风一样缠着他,让他在冰冷中痛苦的思索。但他总会安慰自己:他有个看上去聪明、有抱负的儿子,别人也这样说,那一定是对的,将来不知道要有多么美好,他开始幻想在一栋温暖的房子里,面前摆着水果和夜宵,自己坐在沙发上面对着四十五英寸的电视。想到这里,他就关上手机,打算休息,明天还有苦力要做,而做这些苦力的钱,可以供他的儿子买一件漂亮的羽绒服。

遥望东方情思现。

     
老姐估计也没睡,明天还有课,今天晚上得补教案。那些小朋友还整天惹她生气,一想到小朋友,她突然笑了,他们虽然捣蛋,但还是非常可爱的
,陪小朋友在一起,总比陪领导好吧。唉,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男朋友啊,弟弟应该睡了吧,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在玩游戏,希望他能好好学习呀。

奈何,有些可怜。

     
我正趴在床上,喝着咖啡,看手里的烟气氤氲,想着白天看的《成功学》。真的那么容易成功吗,为什么我现在要靠着这些嗜好物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深夜里繁星数点,月亮圆圆的,把思念从这边传向那边,又对迷茫的人说:跟我走吧,我带你去看看自己故乡。

     
故乡,很遥远的词啊。小时候,故乡是唯一的避风港,哪天受伤了,碰壁了,被欺负了,就回故乡去。那里有遍地的花,每一朵都香气扑鼻,春末,可以在根须下挖出叫做“露虎虎”的小甲虫,它们是不咬人的,是孩子们最好的玩伴;那里有数不清的羊,我曾经是一个专业的牧羊少年,羊儿是我亲密的伙伴,我可以靠在羊背上,望着天空飞机飞过的印痕。

     
可是一切都远去了,故乡修了铁路,我并没有看到夕阳下火车驶过有多美,我只听到一声声轰鸣的汽笛惊走了林间的兔,惊醒了我的梦,惊碎了我的故乡。

     
我突然间发现,我没有故乡了,与我记忆有关的场景一个个被改造,被重建,在漂泊中,我只剩下了自己,和一段正在模糊的记忆。

     
也许每个人和我感觉到一样吧,只是他们比我勇敢,可以笑着面对这个事实,我比较懦弱,只会叹息几句。我也想像你们一样勇敢。

       
室友们也都睡了,明天还有课,因为咖啡的效果,我还清醒着,腾出这一点小小的时间供我写作。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没有晚上,这样我就可以分配出更多的时间来练习写作。

     
我已经在努力了,姐姐,希望在爸妈没有老之前,我可以带他们去他们想去的地方旅旅游,不要他们的一生都是为了子女而工作。

        我想他们的子女终有一天会张开翅膀守护他们的。

        就像他们那时守护我们一样。

        2017年11月6日12时41分。

       

相关文章